西方恐惧的眼中钉、肉中刺普京却高调庆贺:居然能让欧洲议会如此

  什么是“第三方宣传”?该建议案指出了三个具体对象:一是(transnational terrorist),二是犯罪组织(criminal organisations),三则是——俄罗斯媒体——该案毫不客气将其与恐怖、犯罪组织并列。

  欧盟所恐惧的俄罗斯媒体,在欧洲最有影响力的无疑是“今日俄罗斯”(Russia Today,俄罗斯电视新闻媒体,以下简称RT),它也是欧盟内第二有影响力的外国媒体。

  RT早就被西方建制派的精英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拔之而后快。这次欧洲议会虽然没有直接点RT的名,但有心人都能从该建议案极其严肃、担忧的语调中听到弦外之音。

  现在已经出现了“旨在败坏欧盟信誉且不秉持同样价值观念的”的第三方。欧盟、其成员国以及其公民,正面临着区分正确信息、错误信息和误导性宣传的困难。

  新闻自由是民主体制的重要支柱……现在有必要对一些被证实长期从事传播欺骗和虚假信息传播的媒体进行评估。

  舆论战往往是构成军事与非军事手段相结合的“现代总体战”( modern hybrid warfare)的一部分,冷战时,苏联就利用信息战去打击欧盟的政治、经济、社会的稳定性。

  当下,由于俄国担心克里米亚问题,克林姆林宫正在提升信息战的力度,大力支持那些破坏欧盟统一的舆论(public opinion)  。

  金融危机和新媒体的发展威胁了受众的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这让他们更容易受误导和操纵。

  然而,俄国媒体强势地渗透了东欧各国并展开舆论战(propaganda war),而该国家媒体却无力匹敌。欧盟成员国的主权、独立、公民安全与领土完整正遭受威胁!

  欧洲议会的措辞语调中不仅充满了担忧,甚至还有恐惧,与该案开头激动的语句形成鲜明对照:欧盟需要行动起来,去捍卫民主、捍卫人权、捍卫法治以及新闻自由、表达自由,将媒体多元限制在国际法所允许的范围内!

  什么是民主?什么是新闻自由?长期以来,当非西方国家限制西方国家媒体的宣传的时候,西方国家往往会指责其缺乏民主与新闻自由。但这次,欧盟却以捍卫民主与新闻自由的名义,来限制俄罗斯媒体在欧盟的业务,将后者称为“舆论战”。这再次证明,高傲的欧盟认为自己比俄罗斯具有更大的对民主和新闻自由的解释权。

  从历史的眼光来看,这一点毫不奇怪。西欧长期将俄罗斯视为野蛮、粗陋与落后的国度。历史上,西欧一直是俄罗斯学习的对象,彼得大帝推行全面西化改革、叶卡捷琳娜引入启蒙思想实行开明统治、苏联崩溃后叶利钦全面热情拥抱西方,这在欧洲看来是应该的,因为欧洲是进步的、文明的代表,而俄国不是。因此,欧洲有资格教训俄罗斯什么是真正的文明。

  但这一次,俄罗斯并不准备好好听课,反而将此视为一次“颁奖时刻”而弹冠相庆。俄罗斯总统普京高调对俄罗斯的媒体、主播和记者们表示祝贺:“居然能让欧洲议会如此大动干戈。为此,我要恭喜他们,他们的工作积极有效、极富才情。”毕竟,建议案作为一种制裁号召,是对俄罗斯宣传效果的反向肯定。这恐怕也是 RT目前在欧洲得到的“最高荣誉”。

  12月10日,今日俄罗斯(Russia Today)迎来了自己的11岁生日,普京对这艘战斗力满值的“外宣航母”表示祝贺。

  普京对RT已经不能更满意。2005年12月11日,RT作为一家国际电视新闻频道开通,近11年来,今日俄罗斯在欧洲舆论场上开疆拓土,纵横捭阖,大力推行本土化建设,借势新媒体与社交网站的东风,在短短数年内,便发展成为一家能与BBC、CNN等争夺话语权的一线国际媒体。

  据人民日报海外版2014年09月19日第08 版报道,早在2014年,“今日俄罗斯”就已在全球100多个国家拥有6.3亿观众,拥有全球28%的有线电视用户。在英国,它有超过200万观众;在美国,它拥有8500万用户群,这是继BBC新闻之后收视率第二高的外国新闻频道,并在美国五个城市地区位列外国电视的第一名。

  《人民日报》、《环球时报》以及央视等中央媒体都曾发文表达过向RT学习的态度。

  2012年,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日俄罗斯”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You Tube最受欢迎的新闻频道;2013年6月,“今日俄罗斯”成为第一个在You Tube上拥有10亿观众的电视台。

  坐拥强大受众资源的RT,一直致力于打破欧美对新闻传播权的垄断,抗击欧美媒体对俄罗斯戴着“有色眼镜”的报道,同时也尽可能为俄罗斯在国际上找到更好的发声伙伴。

  在这一点上,RT有效地运用了一项政治斗争的原理——正确区分敌友,利用对方阵营中的内部矛盾,加以分化。

  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RT很明白这一点:谁站在台上反对俄罗斯,那么,那些站在台下反对他的人就是RT的朋友。

  该党2013年成立,持退出欧元区、反对接受难民等政策、保存德国本土基督教文化等纲领。

  勒庞表示,胜选后必然发起“脱欧”公投,主张取缔受激进势力影响的体。提出口号“今日美国,明日法国”,意在效仿美国特朗普式的政策。

  格里洛领导的“五星运动”党是意大利第二大党,也是最大反对党,拥有25%的支持率,一直主张“脱欧”公投。

  三者的共同点都在于主张脱欧,反对移民政策或抨击难民潮。这些反对派领袖的主张,与目前执政的建制派领袖们的主张针锋相对。

  近年来,欧洲的民粹风潮势头极猛,RT的报道则因势乘便,在民粹东风的掩护下,大张旗鼓地增加对民粹的报道频率。在YOUTUBE视频分享网站上,挂满了各国极左或极右势力的演说、抗议、集会的视频,其下的点击量动辄破万、破十万。

  在很多西方国家,R T的新闻网络有一群忠诚的粉丝,有的来自左翼,有的来自右翼,这些人的共同特点是对现政府充满怀疑和不信任。目前在德国的右翼势力中有很多是R T的粉丝,尤其是反对移民的群体,因为R T宣传的民粹主义和地方主义其实正是他们所鼓吹的。

  2016年新年前夜,正沉浸于跨年狂欢时间德国科隆,爆发一起史无前例的大规模性侵案。上千北非和阿拉伯面孔的男子闯入科隆火车站,对女性进行调戏、性侵甚至抢劫。 该骚乱事件发生后,科隆警方一共接到500起报案,其中四成涉及性侵。

  科隆骚乱引发了德国“政治地震”,反对难民政策的愤怒声迅速在德国蔓延开来。一直坚持开放国门、迎接难民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压力陡增。

  对这次难民事件,RT跟进了大量报道,一方面,针对难民有关的犯罪事件、抗议活动、司法调查进行报道。诸如《超过2000名德国妇女在新年夜遭到侵犯》、《叙利亚难民用大砍刀杀害当地德国人一名、致伤两人》、《叙利亚难民潮将恐袭威胁带进德国》、《上百名恐怖头目隐藏在难民之中》、《德国警方逮捕一名16岁的激进叙利亚难民》,通过舆论大力配合了德国内部反对难民政策的声音。

  另一方面,大力支持在野势力德国选择党(AfD)发出声音。科隆骚乱事件一年来,RT几乎每月都会对选择党领袖佩特里做一次演播室专访、电视连线采访、现场采访、专题报道等。佩特里曾提出了诸如“伊斯兰不属于德国”的口号,并且放言紧急情况下必须在边境使用射击武器制止难民,此言论引起轩然大波。

  RT充分利用科隆事件的影响,依托难民抗议声的兴起,德国反对党(AfD)支持率一度高涨,在今年一次民调获得13%的支持率,越过进入5%进入联邦议院的门槛。

  相反,由于难民问题,默克尔领导的执政党基民盟在今年11月19日柏林地方选举遭受历史性挫败。

  至2015结束,德国共接收了109.2万名难民,因此带来的各种问题促使右翼民粹政党德国选择党进一步高举起反难民的旗帜。

  在法国,极左民粹势力,“国民阵线”领袖勒庞,已经取得颇为乐观的胜选前景。现任总统奥朗德民意支持率低迷,不到4%,他已表示不参加下任总统选举。

  奥朗德属于典型建制派精英,一直属于RT的舆论打击对象。11月,RT报道了奥朗德言论错误、失职接受调查的内容。奥朗德一直向外界展示是对穆斯林人持友好态度。然而,一本叫《总统不该说这些》(‘A President Shouldn’t Say That)的书中披露了他的言行不一。书中披露,奥朗德私下曾说“这可能会是一个问题,如果穆斯林想成为一个法国一个宗教”、“明天披着黑色面纱的女人可能会成为玛丽安娜(Marianne)”(一般指法国自由女神)。RT报道该事件之后,舆论一片哗然,奥朗德低迷的支持率更是雪上加霜。

  另一则报道有关奥朗德的国防事务渎职。2013年,一位法国记者曾在采访奥朗德时获取了一份法国在叙利亚军事计划的副本。随后该记者所供职报纸将全版公开该副本内容。本来只是一次正常的信息披露,各方相关无市。然而,没想到3年,有人在仔细研究该文件后,发现了法国国防安全体系的漏洞,漏洞可能归责于奥朗德作为总统的失职。法国检方知情后,于今年11月22日,提起了对奥朗德的司法检查。

  经济持续低迷,失业率始终高企已经让国内民众对奥朗德抱怨连连。在此次RT的报道中,网友已经对奥朗德,政绩平庸、缺乏魅力、威望滑落。日前,奥朗德已经宣布不会参加下届总统竞选。

  奥朗德总统支持率少得只剩4%时,RT跟进支持勒庞,大量报道勒庞的访谈、抖音踩上增高鞋垫突然自信百倍是什么歌 爱派,辩论、演讲与其他政党宣传活动。

  在意大利,贝佩·格里洛(Beppe Grillo)领导的“五星运动”党在反对欧元的声浪潮中迅速崛起,已经是意大利第二大党。今年1月该党成员赢得罗马、都灵两个重镇的地方选举,政治势力继续扩大。

  RT对格里洛和五星运动的报道可谓不余遗力。大量的反对声通过RT的卫星电视频道、官网网站、YouTube视频、推特分享影响着欧洲的每一个观众。64岁的格里洛完全转变了之前令人捧腹大笑的形象,这位前法国喜剧演员如今已成为一个长着,站在他临时搭建的舞台上,以厚重的嗓音,激烈的言辞,猛烈抨击时政,喊出“退出欧元区,捍卫意大利主权”、“欧盟已经崩溃”等口号,常常伴随台下杂乱的掌声与喧闹。从2014年至2015年间,RT已经专门报道过4次“退欧请愿签名”运动,其影响力迅速扩大。半年时间已征集20万人签名。

  12月4日(今天),意大利将举行宪法公投,一旦公投失败,显然总理伦齐将按之前表示提出辞职。伦齐辞职后,作为第二大党的五星运动,将毫无悬念地上台执政。作为其核心纲领的退欧计划,退欧公投的发起只剩时间问题了。

  德国选择党的佩特里、法国“国民阵线”的勒庞、意大利“五星运动”的格里洛,是欧洲近年民粹风潮的三竿旗帜。对RT而言,要做的很简单,我想找一个会开传奇私服的公司?。只是鼓足力气,尽力把风吹的更大更猛,让民粹领袖们的旗帜飘扬得更高更广。RT背后的报道的逻辑是:谁支持脱欧,谁反对北约,谁抨击当下难民问题,我就多报道谁。因为脱欧、反北约、抨击难民,最终目标都指向一个,瓦解欧洲的统一性,增强俄罗斯抗衡西方的竞争优势。

  乌克兰危机让欧俄关系跌到冷战以来的冰点,经济制裁与外交施压让俄罗斯承受的痛感不小。统一的欧洲只会让俄罗斯在与西方的冲突下付出更多代价。至少,在美国还领导着西方时,俄罗斯便不能放弃对欧盟的警惕。欧盟永远会跟着美国老大哥走,继续向他们认为的“不持相同价值观”的地区输出他们的价值,动辄挥舞外交大棒加以制裁。

  RT,作为服务俄罗斯国家战略的“外宣航母”,其对欧盟基本的宣传策略就是“拉一派,打一派”:拉拢民粹势力领袖,打击建制派精英,为民粹政党上台助一臂之力,推进欧盟解体进程。迄今为止,他们已经成功地给欧盟一体化制造了诸多麻烦。如果“五星运动”、“国民战线”真能接连上台,RT的战绩更可以用“硕果累累”来形容。

  “今日俄罗斯”已经成为国际舆论界一只举足轻重的力量。背靠俄罗斯政府,自然被西方戴着有色眼镜看待,或因利益取向而被敌视。西方建制派精英们不得不打出“新闻自由”的旗号,大力对RT进行舆论围剿。

  在这次欧洲议会通过“反第三方宣传”建议案之前,西方政客早就向RT开过多炮。

  英国著名记者皮特(Peter Pomerantsev)称“RT只希望让一个观众满意,那就是普京”。

  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更是极力渲染恐惧,称“RT正在进行一场舆论战,而我们正在输掉这场战争。”

  在RT上传于Youtube的一个视频中, RT上演了一场“制造”战地新闻的大戏。在演播室一片绿色幕布前,战地记者穿着头戴蓝盔,身穿防弹背心,正急迫地向观众讲述战场形势。电视所呈像战场场景,不过演播室加的特效而已。特效如此逼真,记者如此如戏,RT用开玩笑的口吻跟观众说,我“真的”是在制造假新闻。

  RT高水平的“自黑”,表明了两点:一点是自信,二是对前者批评的轻视态度。音乐剧第二季夏季巡演落幕《阴阳师》交出泛娱,换句日常语言来说:你爱说我是什么就是什么,我懒得跟你争。

  RT今天的巨大传播力不是一蹴而就的,更不是像西方有的人所言哪样“靠钱砸出来的”。

  只要仔细观察RT发展历程的人都知道,RT深谙大众传播的规律、极富新闻事业的进取雄心。RT对欧洲受众的态度、兴趣以及技术都有很好的了解。

  RT懂得西方人观察事物的怀疑态度与批判精神,打出了“Question More”的新闻口号,暗示着受众不要轻信主流媒体的一面之词,从而较好地移除了受众长期对俄国的偏见。

  RT在欧洲各国开设的十余家分站,大胆采用本土人才,善于发掘当地受众的信息口味;RT抢占了移动互联与社交媒体的风口,与Youtube积极合作,成为后者最大的新闻视频供应商。

  十余年来,靠极大的热情和努力,RT打破了西方强大的舆论霸权,在欧洲人民面前为俄罗斯挣得发言的一席之地,向欧洲人民展示一个更为正面的俄罗斯。

  好在,“今日俄罗斯”为中国外宣媒体树立了一个出色榜样,让它们在试图“有所作为”的时候不至于无所依傍。只是,对“今日俄罗斯”成功经验的总结,不应流于技术层面对其“专业化”和“高效”的赞许。

  “今日俄罗斯”的成功,首先是政治思维上的成功——它非常清晰地知道“我是谁、为了谁、依靠谁”,进而能够在国际受众之中,确定哪些是朋友,哪些是敌人,哪些是需要争取的“吃瓜群众”,能够利用所在社会的内部矛盾来打入楔子,掀起波澜。这是二十世纪中国曾经擅长的本领,现在需要的,无非是从遗忘的边缘拯救记忆,拂去历史的尘土,让过去的经验重新照亮未来的道路。

  来源地址:西方恐惧的眼中钉、肉中刺,普京却高调庆贺:居然能让欧洲议会如此大动干戈!

  建站程序结合最新引擎算法进行开发为全球互联网用户提供服务引擎秒收更利于您的业务开展我们期待与您展开更全面的合作